但鹤七郎更加迷糊了

- 编辑:admin -

但鹤七郎更加迷糊了

 “想不到贱妾的名声居然也能被鹤七郎知道,如果我那些姐妹们知道了,说不得要多羡慕我呢,不过奴家见天色太晚了急着回家呢,莫非小七哥这是要夜袭奴家?真是好怕怕啊!”
 
    说完这妞还笑了几声,结果这一笑胸前也跟着起了波动,下面一群武侯看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其中一个武侯更是咽了口口水说:“这妞真是骚啊,比倚红楼的春桃可强太多了!”
 
    结果这话后一出口立刻被身为头领的那个一巴掌拍在了脑门上,然后不间断的给身边的每一个人来了一下,然后声音压得极低的说:“看看看,看什么看,不想活就接着看,这也是你们能看的,都给老子低下头,装作看不到,老子可不想给你们收尸!都别说话跟我走!”
 
    “哼,你们这帮朝廷鹰犬倒是蛮会装聋作哑的嘛,看到你小七哥在,居然不来帮忙,要不要我帮你教训他们啊?”
 
    夜留香冷哼了一声,刚刚那个武侯说的话她自然也是听到了,如果不是鹤七郎在,她绝对会让这群武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还是先担心一下你自己吧,说说吧为什么而来,你们红花门最近不是在幽州忙着造反吗?还敢来简直找死!”鹤七郎当然想现在就拿下她,但是那群武侯还没走远,一旦动起手来恐怕会被这个妖女利用到,所以他在拖延时间。
 
    “江湖传言鹤七郎宅心仁厚,看来果然名不虚传,既然你那么仁慈,我便偏偏不让你安心!这几个人的命我要定了!”
 
    话音未落一抹寒光出现在了夜留香的手中,朝着武侯们离开的方向飞去,鹤七郎心下叫糟,脚下却是不慢身形一闪而过出现在了寒光的面前手中的铁手套直接挡住了这一片寒光,伸手去看的时候发现居然是一把银叶子。
 
    “哈哈哈,冲天鹤小七?不过如此!”一声娇笑之后四面八方传来了夜留香的声音,鹤七郎就知道完了。
 
    “糟糕被耍了!”再抬头看去,哪里还有什么夜留香的影子。
 
    “哼,以为这样就跑得掉吗?太天真了,我鹤七郎的追踪术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看什么,还不快走,都是你们坏了我的大事!”鹤七郎没好气的看着一群惊慌失措的武侯,今天要不是他们在,自己也不能放跑了夜留香这条大鱼啊。
 
    鹤七郎说完就消失在了夜空之中,只留下一群武侯在这里感叹自己看到的一切。
 
    “幸好在之前留下的线索,否则的话还真让她跑了,不过这个方向···太子府?好大的胆子啊!跟我玩儿这套!”
 
    跟着自己的线索鹤七郎来到的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太子府,皇城可以说是鹤七郎最熟悉的地方了,闭着眼睛都能在这里随意逛,想要在这里跟他捉迷藏,真是老鼠舔猫鼻啊!
 
    “别动老实点,你是谁,来太子府有何目的?说!”就在鹤七郎满以为手到擒来的时候,那知道刚一进去就发生了意外,一群侍卫直接冲到了他的面前手中的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鹤七郎简直要崩溃了,自己的行踪这么容易就被看透了?是自己不小心?还是现在太子府的侍卫全都变成高手了?可是不对啊感应起来也就那样啊!
 
    “称心大人,找到一个可疑人物,我们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他鬼鬼祟祟的,像是在找什么东西!”就在鹤七郎思考的时候,一个身穿红色武士服看起来是个有身份的人物来到了这边。
 
    “嗯?冲天鹤小七?你怎么会在这里?呵!看来是误会了,你们的消息够快的,我还以为明天你们才会有人来呢,放开他吧,他是天子亲军百骑司的人,不会是跟刺客一党的!”
 
    很显然称心认识鹤七郎,误会解除,但鹤七郎更加迷糊了。
 
    “你刚刚说什么?刺客一党?太子殿下被刺杀了?”
 
    “你不知道吗?我还以为你就是知道了这件事,才来的呢,就在一炷香的时间之前,太子殿下在寝宫遭到了刺杀,一个宫女替太子殿下挡了一镖,如果不是我赶到,恐怕···。”
 
    恐怕什么
    ”或许陛下是担心您的安全,殿下还是不要多想了!“
 
    李承乾摆摆手,今天发生的事情他不想说什么,但是心中未必没有怀疑的对象。
 
    这次的刺杀来的太突然了,而且来的人似乎对太子府很熟悉,李承乾不是笨蛋。
 
    他当然知道自己的父亲不可能对自己下手,起码在自己没有做错事的时候不会。
 
    而且就算要做什么,也不会痛下杀手,但是这个杀手动手之后却是真心想要自己的命。
 
    如果不是身边一个侍女拼命挡住了那一镖的话,恐怕自己的心脏会被洞穿,到时候神仙来了也难救了。
 
    太子惊魂未定府中的侍卫也加强了防守,看到李承乾疲惫的样子称心离开了太子的寝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而称心不知道的是原本已经闭眼休息的李承乾在他离开了之后再一次睁开了眼睛。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