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他昨天玩的那个

- 编辑:admin -

就是他昨天玩的那个

 没错杨威就是用的铜钱做币,一枚铜钱玩一次,听起来很便宜,但是你要知道初学者的技术····。
 
    “老板,给我换铜钱,我就不信了!我一定可以打赢的!”
 
    张十六的脸色很狰狞,选三个人打另外三个人,结果每一次都输。
 
    不过他能感觉到自己在进步,这次他感觉就差一点了,他就差一点就能反杀掉对方的第三个人,迎接下一轮挑战了,摸出身上的最后一块银子说道。
 
    “这···这位少爷,您看看天,都快天黑了,小店要打烊了,还有宵禁呢,您不要回家了啊?”
 
    伙计有些为难的看着这个唯一的顾客,从开店以来,这位是第一个进来的,然后从进来了之后滴水未进粒米未食,眼珠子红的跟充了血一样,伙计可真怕这位一不留神挂在店里。
 
    “什么?我才玩多久?就已经要天黑了···”
 
    张十六看看天,发现还真是,宵禁之前需要回家,汇报自己的情况,不过今天自己貌似有点惨啊,这回去了之后怎么说呢?
 
    张十六想着,又一次听到了背后街机的背景音乐,超燃劲爆的背景音乐就像给他打了肾上腺素一样,当然也让他脑瓜子聪明了一回,立刻想到了说辞,一句话也不说的跑回家里。
 
    第二天一大早张十六一瘸一拐的出门了,昨天被揍了,钱花了不说,一个朋友也没结交到,当然会受罚了。
 
    不过,这次他有了新办法,凭他发现的那个店,他一定可以结交到朋友的。
 
    今日老大给了信息,说是那群纨绔要在春华楼吟诗作对,真是曰了狗了,就凭那群货色,吟诗作对?淫湿做怼还差不多!
 
    不过该去还得去,张十六来到春华楼,正好碰上了要上去的房二。
 
    其实对于诗会这种东西,房二是不想去的,但是他没去处啊,只能到春华楼了,正好见到了一瘸一拐的张十六。
 
    “十六你这是,谁欺负你了跟我说,我去给你出头!”
 
    房二很生气的说,怎么说张十六也是帮他们付过几次账的,在房二眼里,张十六虽然只是跟班一样的人,但那也是他们的人,不能被人欺负了啊!
 
    张十六眼珠一转计上心头,楼上的那群纨绔可不好说话,但是眼前不就有一个好目标吗。
 
 第71章一个人引发的街斗事件
 
    “这就是你说的地方?看起来也很普通嘛。”
 
    张十六和房二站在游戏室的门口,看着挂着绿色帘布游戏室,房二有些不以为然的说到。
 
    “哎,有的时候,看事情不能光看表面的嘛!”
 
    张十六挑开了帘布之后房二一愣,张十六自己也愣住了,怎么会这么多人呢?昨天还没人来这里的,结果今天只是一个早上而已,居然多出了很多人,几乎是每一个座位上都坐着人,就连身边都站着好几个看的人,所有坐着的人脸上都无一例外的十分紧张,手上操纵着摇控杆眼睛则盯着屏幕,看着屏幕里面的人动的时候,自己的身体也会跟着不由自主的动起来,就连身边看着的一群人也是一样的动作。
 
    “有点意思啊!十六,这个要怎么玩?”房二来兴趣了一巴掌拍在张十六的肩膀上,他就喜欢这种热闹,像那种诗会什么的,虽然也有一群人,但大多是在装模作样,哪里像这些人这么真实,这么激烈。
 
    张十六咧了咧嘴,这房二真该是是武将堆里的人,怎么就混进了文人堆呢?真是奇了怪了。
 
    “来来来,我知道个特别好玩儿的!”
 
    张十六带着房二来到了拳皇94的面前,就是他昨天玩的那个,不过已经被人占领了,但是张十六自然是有办法的。
 
    “呐,这个给你,
    房二已经快疯了,看着身边微笑的张十六气不打一处来,这家伙居然赢了自己七次了,整整七次,两人在这里愉快的玩耍···或者说是张十六享受快感的时候,春华楼上的诗会终于结束了,这个时候他们终于发现房二不在了。
 
    “你们谁看到房二了,今天这么重要的诗会居然不在,果然是朽木不可雕也!”
 
    “我来的时候看到他跟张十六在一起,说是要去西市,不知道是去干什么了,不过我看那个张十六神神秘秘的,估计不是什么好事啊!”